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 醒木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06:15:21 来源:实话实说真的好难 关键词:醒木
醒木
原文标题: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08-17 18:25:37
原文作者:实话实说真的好难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实话实说真的好难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醒木

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
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
在清末民初以后,八家大书馆是消灭了,撂地书场是取消了,书棚子大部分改成了书馆,书馆和演员的关系,也有了变更。一条街上,甚至一个十字路口,就有几家书馆,这样,抢演员就形成了一种风气。书馆的规矩,演员两个月一换,叫做“一转”,日场三至六时叫“白天”,夜场七至十时叫“灯晚”,另外,一至三时,可以加场,叫做“早儿”。一年六个白天六个灯晚,共需十二个演员,书馆掌柜的必须年前到演员家登门约请,规定明年上哪一转儿,并必须具备“红白帖”,以表示恭敬,叫做“请转儿”。完全约定后,再把十二位演员,约在饭庄吃一顿,并当面按照演员的要求(与其他馆子冲突不冲突)和书的性质,统一规定,这叫“请吃支”。“早儿”演员,不在吃支之内。这种请转儿、请吃支,一直继续到解放后,到一九五八年,改由艺术企业公司统一分配演员,才取消了抢演员的习惯。两个月一转,也从一九五九年改成了一个月一转,这对推行新评书上是有好处的。

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
老书馆所演的都是评书,不包括鼓书,所以下账都是三七分账,一直到现在,还是这个规矩。过去,听书都是零打钱,五回正书。以后便是两回一续或三回一续,可以续四五次,每次打一回钱,有时不再续了,听众还爱听,可以由熟书座儿出头,要求“烦两回”,这烦书必须多付一些书钱。烦书必须内行,如果演员正要在这里留扣子,便不能再烦书,再烦演员也不说,哪一演员肯把扣子放了汤呢?只有过去人称“评书大王”的双厚坪,不怕放汤,因为他随处可以留扣子,怎么也能吸引观众明天再来。杨云清在广庆轩说书时,有熟书座认为零打钱太麻烦,便把一场正书连续书的书钱,一次付清,还说一句:“小杨子,我们买通票啦。”大家一笑,至于再烦书,仍旧付钱。抗战前,每一个演员转到一个书馆的第一天,和两个月说完了的末一天,熟书座儿都要多付一些钱,前者叫“接风”,后者叫“送行”。这两天的书钱,书馆掌柜照例不下账,全归演员。打破陈规的,只有交道口朝阳胡同小陈书馆,他几十年间,从来不请吃支,首末日照旧下账,有人问这年将七十岁的小陈,他说。 “我不买书。”小陈书馆歇业二十多年了,今天想来,小陈的话,有点道理。

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
总的说,演员、书馆掌柜的和一般书座儿,日子久了,都有了深厚的感情,而且有的还通庆吊,有的还互相照顾,例如:演员群福庆死的时候,一无所有,便是一个姓姚的书座儿,给买的棺材抬埋了的。又如:一九二八年北伐的蒋军到了北京以后,北京的生活水平,急速下降了,评书演员几乎不能维持生活,著名演员陈士和在这种情况下,不能不离开北京,到天津说书去了,可是他也时常想念北京,北京人也时常想念他,可惜就是回不来,为什么呢?天津书馆有使“押账”这一个恶办法,这家使一笔押账,那家使一笔押账,还不清押账,便得老给这几家书馆说书,便不能赎身自由。陈士和想回北京,也不可能了。一九三九年,天津水灾,陈士和暂时回了北京,当时的电台也约,书馆也约,轰动了北京城。北京老书座老朋友们,本想凑钱给陈士和赎身,留他在北京说书,终于数目太大。没能办成。陈士和在北京书馆的最后一转,是在东四五条“大鸽子”书馆说的,最后一天说的是《胭脂》,说完明天就又去天津了,当天的气氛,是台上台下,一片依依惜别之情。开书念上场诗,陈士和借念的是一首七言律诗,念到末两句。 “好景一时观不尽.天缘有份再来游”,念到再字举起醒木,念到游字拍响了醒木,沉默了半分钟,再正式开书,他举醒木,拍醒木、沉默,引起全场的听众鼻子发酸,为陈士和因为押账不能回北京而难过。老书馆这种事很多,就说这两个。

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
过去老书馆、老演员,都有一定的老规矩,从这些老规矩上,我们仿佛能在什么书本上找到它的缩影似的。例如上面所说正书五回,为什么叫正书?这就很有点要研究的。过去,演员开书必须念上场诗,念完上场诗,拍完醒木后,必先说两句话白:“几句残词道罢,一部通俗演义明英烈,接演前文。昨天的书……”奎道顺说西游记时,开场白是。 “几句残词道罢,一部钞录通残内丹图,接演前文。昨天的书……”后来,有一个演员,开书时只嘴里咕囔几句,算作念了上场诗,拍第二次醒木后,也不说话白。直接开书,大家都熟了.书又说得好,谁也不问这些了。一场书的结尾,总要说。“书说至此,不知某某性命如何,咱们明朝早敬了。”一类结尾留扣子的话。只有双厚坪有时说溜了口.就用“明儿见”结尾。开书拍第一声醒木,书馆掌柜必须同时高声喊:“压言!”散书拍末一声醒木,也要高声喊:“明天开早!”评书演员的道具。只有醒木、扇子、手帕,这是谁都知道的。另外,说西游记的还有渔鼓,在说到人物赞(西游记本书的原赞词)的时候,就打着渔鼓,朗诵起人物赞来。西游记做为评书说,是光绪年间恒永通创兴的,他的徒弟李有缘、庆有轩(老云里飞),李有缘的徒弟奎道顺,奎道顺的徒弟邢义如、什义江。只传了四代六个人。奎道顺、邢义如都不打渔鼓,只有什义江打渔鼓。西游记还兴在场上卖药糖,名为“沉香佛手饼”,据我见过的,只有奎道顺卖这种药糖,他在每回书打完钱,就手托着小盘,从台上走下来,嘴里低低地喊着:“主道,沉香佛手饼。”评书演员带售其他物品,只此一份。西游记改成评书后,很受人欢迎,尤其欢迎的是小孩子,但孩子们的父母,是禁止小孩子听西游记的,因为小孩于听了西游记,容易学来睒眨眼、甩耳朵、拱肩膀、鼻眼乱动许多毛病。可是小孩子还是爱偷着听。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《老书馆见闻》:评书大师陈士和三拍醒木,拍哭了一屋人
原文发布时间:2018-08-17 18:25:37
原文作者:实话实说真的好难。

醒木 醒木




本文关键词:醒木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