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 润施

发布时间:2019-08-08 18:13:36 来源:热点专属 关键词:润施
润施
原文标题: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原文发布时间:2017-06-23 17:37:56
原文作者:热点专属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热点专属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润施

施润玖其人

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
施润玖,1992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。毕业后,他拍摄张楚、何勇、眼镜蛇女子乐队、鲍家街43号乐队、许巍等摇滚音乐人的音乐电视作品,获中国流行歌坛十年成就奖。 1998年导演了第一部电影《美丽新世界》,参加1999年德国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论坛和美国夏威夷电影节,成为国内第六代新锐导演群体中的一员。

2000年导演了故事片《走到底》,被称为中国第一部公路电影,参加了荷兰鹿特丹国际电影节;2002年拍摄DV记录片《靖大爷和他的老主顾们》,获得中国记录片学术奖长片类大奖、编导奖、录音奖,是2004年法国里昂亚洲文化电影节的参赛影片,获公众传媒大奖。2005年 拍摄大型电视纪录片《故宫》之《宫廷西洋风》,2006年 拍摄大型电视纪录片《千年菩提路》之《禅宗六祖惠能》……他的作品有一种更容易被年轻人接受的节奏感、清新感,是一种更为生活化的电影风格。

2017年6月14日,有幸到施润玖导演家中做客,闲话当下电影文化及各种生活话题,施导为人随和、言语通透;家中纤尘不染、布置简约古朴。席间主客相谈甚欢,谈话实录整理如下:

真东西才能有共鸣

您现在还会去电影院看电影吗?近期有您感觉还不错的电影推荐吗?

施润玖:也会看,有一部香港的《一念无明》拍的挺好的;还有一部是印度的《摔跤吧!爸爸》拍的不错。还有一部美国电影叫《天才捕手》,也拍的不错,二月份上的。

谈话间,施导自然又娴熟地用烟纸卷起烟草(他说这个是纯烟草,不添加化学成分,对人体的伤害少),抽了起来,桌子上的烟灰缸是漂亮的景泰蓝,窗边的玻璃缸里游曳着一尾小鱼,阳光刚好照在一根新生的绿色枝桠上……

《摔跤》确实叫好又叫座,其实现在一些好的电影还是挺有共鸣的。

施润玖:现在主要是媒介发生变化了,电影院现在就是一个消费娱乐场所,以前的电影院不是这样的。90年代初我们拍电影的时候,最长的一本胶片是400尺,400尺就是不到4分钟,但你要知道这不到4分钟的材料要花四五千块钱! 所以说过去拍电影的成本是很高的,不是什么人都能拍电影的。

现在都数码时代了,手机都能拍了,零成本,你就拍呗!但在这过程中,影像就会发生很多变化,胶片是具象的,你拍什么的那种思考是抽象的。数码是很好的工具,而且还便宜,但是你拿它拍什么,这很重要。

现在的人都喜欢看真的,你看那网站上什么视频点击量最高啊?都是各种真实事件报道。《摔跤吧,爸爸》也是根据真事儿拍的,不是瞎编的。

就像您拍的《靖大爷和他的老主顾们》纪录片,豆瓣评分9.1,给人感觉就非常真实。

施润玖:对,那都是真的,不是我编的。

现在很多商业片在上映前吹的挺好,上映后让人无法直视。

施润玖:有些事儿自己觉得自己好,没有用,自己说了不算。就像我们拍电影,我拍完了我说好没用,得看电影的观众说了算。大家要是都说这是傻×拍的,你还觉得自己拍的特牛B,那你不就是大傻×了吗?!

做什么事你不能被人逼着干,或者被某种利益绑架着去干,你得发自内心的觉得应该这么干,那才能干好。

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
施润玖导演谈电影

人得活出自个儿

您这话虽然犀利但很直观,但是在这追随内心的过程中会牺牲掉一些东西吧?

施润玖:那是肯定的,比如说窦唯,现在主流市场的游戏方式就是资本运作,你必须要被资本所包装,你想直接表达你真实的声音是不被资本所允许的,所以窦唯他放弃了很多。可是他一旦放弃,他肯定会得到别的!所谓有所失必有所得,这个东西本来可以给你带来更多的名利,但你放弃了,那你自然会得到大自在。

注:大自在是佛教语。谓进退无碍﹐心离烦恼。《法华经·五百弟子受记品》:复闻诸佛有大自在神通之力。后多用指自由自在﹑无挂无碍、超凡脱俗的境界。

媒体曝光的角度总是说他的身材发福生活不如意什么的。

施润玖:古话讲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”,那些都只是外人的看法,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自己有多乐!你要给他造市场,人还不稀罕呢!

这是一种人生态度,旁人未必能理解,尤其是一些媒体,他们总觉得放着那么多资源你干嘛浪费啊,但是窦唯觉得我这样消停,可以踏踏实实地搞自己的音乐。说白了你要想把一件事玩儿到极致,就必须得纯粹!但这个极致未必能给你带来多大的收益,从某种角度,这也叫做一种牺牲吧。

您现在有特别想干的事吗?

施润玖:我特别想干的事就是——不干不想干的事儿。 不干,你才能知道该干什么,不该干什么……

您说的这是道家的无为思想。

施润玖:是,无为无不为嘛。有些事干到一定时候会觉得干不下去了,这时候就会停下来想原因。

拒绝套路,不念过往

那您对自己以前不管是拍片也好,还是做什么事也好,怎么看的?

施润玖:都是过程。

您有没有觉得以前有些事干的不怎么样,有些事干的还行呢?

施润玖:当然有了,其实都不怎么样(笑)。最好是过去的都销毁,因为过去的就过去了。

现在大部分人都喜欢把以前做过的事亮出来,生怕别人不知道。

施润玖:这是一种体系的思维方式,你得有履历,从小上学就开始填表,你是被教育成这种思维模式的,这不是你本来有的。表现好了给你一朵小红花,现在你想小红花是什么东西啊?!大人们把你强行变成一样的人,这就是在毁人,以前是填鸭,现在直接就培养成机器人,你个体的发展都被毁了。

像窦唯这种,他后来的音乐开始和道家的思想、民间的元素结合,他在创作的过程中必须得反抗,这也是一种叛逆,但这也是完善他个人人格的过程,这是必须的。就像我们说的搞艺术的必须得反艺术,所谓的反不是要为反而反,而是当你发现随着时代的变化,这些东西没有进步的时候,那就危险了,因为都活成套路了,就失去了人生的乐趣。

您从最初拍电影,到后来做纪录片,感觉这中间也一直在不断变化,这和您提到的反抗精神有关系吗?

施润玖:必须的,因为这是一种自由。人活着必须要争取人生的一种自由,你觉得内心比较踏实,生活完全可以用一种不同于很多人的方式过下去,你就能获得一定的自由。

至于变化,我认为戏剧、音乐、美术、建筑、雕塑这些都是艺术的载体,数字时代手机也是一个载体,所以对我们来讲,电影技术只不过是个载体,在我的观念里这些手段都可以应用,我们可以使用各种载体。如果不拍电影了,我有什么想说的,把它用纸和笔写下来,也算是我的作品。我们做的是作品。

没有传承和挖掘,就玩儿不好

那是不是在您拍摄过的作品中,都融入了您个人的思想?

施润玖:当然有个人的思考在里面,但我认为影视作品,绝大部分都是大家集体创作的结晶。观众有没有引起共鸣,能不能从中看到人类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才是关键。

现在拍电影的人,如果不了解电影的历史,不了解艺术的历史,那你拍的就是应景儿的文化垃圾,因为没有传承。我有老师,我要是没老师,我也不知道怎么拍。现在很多人自己就拍起来了,也不能说他不对,人人都可以玩儿,但是如果他没有经过系统地学习,就入不了流,颠倒价值观,甚至会造成某种精神上的犯罪。

对我来讲,拍什么形式不重要,也有好多人找我拍电视剧,但是三天拍一集那种节奏我受不了,我属于慢性子,拍任何一个题材都需要时间慢慢挖掘。我做的纪录片一般拍两到三年,甚至四五年也完成不了的都有。

我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,我们是学艺术的,不是学挣钱行业的。艺术不只是拿来娱乐大众的,而是为了拿来净化、改变或改善精神世界的一个方法,仅此而已,不是拿来赚钱的工具。玩儿艺术,首先你得认识你自己,什么东西让你有感觉,让你觉得人生的这种体验感受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交流有共鸣,这需要一个挖掘的过程。

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
施润玖导演聊艺术

玩儿的就是自由度

您从事的是非常艺术性的工作,但您却说是在“玩儿”艺术,为什么用“玩儿”这个词呢?

施润玖:因为这个社会需要自由,大家需要一种轻松的方式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,但现在却被高速发展的时代绑架了,人们在造机器人的过程中人变成了人机器,你只能机械地在一个群体中做你该做的事,人性逐渐脱离自然,变成了机械化的思维。在你的精神上,你的身体上全部被你的生活异化了,你的吃穿住行,你脑子里想到的事,你感受到的生活环境,都身不由己的被控制了,你只能在这个场里跟随,很难改变什么,而这种异化速度会越来越快,这是人类强行掠夺自然、浪费破坏的结果。

中国人的概念是提倡自然和谐,父辈们的幸福感不是从物质上得到的,很多东西不是拿钱能买的。人们迷恋物质,但恰恰忘了物质是人造的,比如这钱就是人造出来的,怎么会对这个东西这么着迷呢?物质生活越方便,本质上会带来越大的障碍,你已经没办法抛开它去寻找真正生活的乐趣。

人应该有他自然的劳作,有自然的获得,有简单的快乐,现在都以钱作为衡量的标准,甚至连时间都跟它挂钩了,这来自于西方的思想体系,它的前提就是要控制人,在某个体系之下来规划你的人生,这样的人生太狭隘了,人生原本应该很丰富,为什么只能都活成一种人生呢?

言谈间,施导已经抽掉三根纸烟,他的精神状态很好,随后试抽了朋友带来的电子烟,在面对着咖啡、水果等多种烟油口味的选择中,他仍然首选尝试【古法烟草】口味,在烟雾氤氲中,施导聊起了他的吸烟史。

人得有瘾,玩意儿是纽带

您以前接触过电子烟吗?还玩儿的习惯吧。

施润玖:接触过,当时是因为一些公共场所禁烟,买过美国产的,那时候技术不成熟,抽完嗓子不舒服,所以我后来还是抽手卷烟。抽烟就是为了兴奋,烟通过中枢神经进入你的经络、血液,最后到你的海马体,刺激你的交感神经感到兴奋。

不过现在很多地方禁止吸烟,所以电子烟有它的优势,比如我刚才讲到的年轻人在办公室里不能吸烟的问题,电子烟就不受限。让人能从中找到乐趣,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。这款电子烟抽起来感觉不错(端详手中的“玩具”),抽进去的不是烟草,而是雾化的合成烟油,抽的量也少,对人体伤害小。

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
施导说:抽烟抽的就是“呼吸”

无论是手卷烟,还是电子烟,施导都提到了对人体的健康问题,看来烟瘾虽有,却是理性烟民。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沙芬电子烟,在嗓子里停留了几秒,再缓缓地吐出去,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。

我认为电子烟是未来的概念,年轻人会接受的更快。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玩意儿!我首先是拿来玩儿的,不是想着用这个去戒烟。抽啊、尝啊、品啊,得把它变成生活中的“瘾”,你想活好了必须得有瘾,要不然你最后精神焦虑到吃药去了,药变成了瘾,那药的激素对身体的伤害可比烟多多了。中国人讲的玩意儿也叫玩艺,玩儿的是艺术,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称之为玩意儿的。

电影也一样,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约着家人朋友一块儿看呢,看完了再一起吃吃喝喝从中获得一种人生的交流。抽烟也如是,像雪茄、电子烟这类的玩意儿就是一个工具,大家聚在一起边抽边聊,朋友之间你尝尝我的,我试试你的,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种情感交流的纽带。

90后缺自由更需要新玩意儿

您似乎对年轻人格外关注,聊聊您对90后、00后的看法?

施润玖:我认为现在的90后、00后缺自由。因为他们都是独生子女,周围永远有大人管着,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、学校老师……24小时都被人管着,你很少有时间能跟你的同龄人有一个自由的天地,除了自己的小屋之外,去感受自然广阔的天地去一起玩儿。现在的孩子表面上什么都有,但真正人性中的自由却缺少,这种因为缺少自由带来的孤独感也许是一辈子的事。
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
施润玖导演谈对90后印象

就像现在好多年轻人愿意进到现代化的大楼里去上班吧?没进去之前你觉得挺新鲜,好像进入了一个阶层,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,去了以后大家都跟机器人似的,心里挺苦闷的也无处释放,上班了想玩点什么也不能太过分,就想抽口烟放松一下,吃啊喝的,其实就是要去释放现代化环境所带来的压抑感。他们才是这种电子烟未来的主力市场(指手中的“玩意儿”),在办公室里也能抽能玩儿,算是在压抑的环境里能自由呼吸的手段之一吧。

大概四五年前,我去参加中国大学生电影节,深深地感受到90后的不同。以前80后见到明星容易激动,但是90后就特平静,都拿着手机默默拍。但是当后来Beyond出来唱了那首《海阔天空》,没想到在场的所有90后孩子都疯了,都兴奋了,全场要自由!就这一下就给我震撼了。我心里一下感受到他们这代人太渴望自由了,从那以后我对90后刮目相看,我觉得他们知道自己缺什么,了解自己需要什么,所以才知道要去追求什么、选择什么,所以我感觉他们在未来的时代里,会更有出息!

谈笑间,施润玖导演骨子里的艺术和反叛气息自然流露,也有勘破现象了悟本真的洒脱,更有崇尚自然不为物质左右的境界,他很少谈及他的作品,对历历过往也只是一笑而过,对生活对艺术却侃侃而谈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、热爱生活的人。行有涯而心无涯,何不用玩儿的态度过一生?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专访第六代导演施润玖: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“玩意儿”
原文发布时间:2017-06-23 17:37:56
原文作者:热点专属。

润施 润施




本文关键词:润施
猜你喜欢